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古城的记忆

2014-5-9 10:33| 发布者: 会理圈圈| 查看: 3321| 评论: 1|原作者: 子衿

摘要: 古城的记忆 林徽因女士说得好:有人说,爱上一座城,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。其实不然,爱上一座城,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,为一段青梅往事,为一座熟悉老宅。或许,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。就像爱上一个人 ...
古城的记忆
     林徽因女士说得好:有人说,爱上一座城,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。其实不然,爱上一座城,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,为一段青梅往事,为一座熟悉老宅。或许,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。就像爱上一个人,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,没有前因,无关风月,只是爱了。
      初来会理是在20多年前,因为读书的缘故,寄居在胜利巷一座大宅子里的过厅里。那时的古城外,没太多的现代建筑,四周被农田包裹着,城在田间,地在城边,古朴而精致。
    钟鼓楼是古城的中心,以东西南北辐射的四条街道分别称为东街、西街、南街和北街,这四条街道成“十”字型构成古城主体框架。街道是清一色的民清建筑,或青砖瓦房,或土墙木屋,房子之间有风火墙相隔。南北街连接有许多巷子,巷子里是民居大院,样试基本大同小异:高高的门槛和厚实的木门,进门是天井,四周过厅连着厢房,院子套着院子,纸糊的雕花窗子,透露出岁月的痕迹。
初到小城的人容易迷失方向,因为巷子多且雷同,难辨东西。听老人说以前古城里有很多寺庙,庙里有几百年的黄葛树和桂花树。城外山上全是茂密的森林,森林里常有狼群和野猪出没。如同《三国》中的城池,四周有城门,城外是城河,河上有吊桥,每到夜晚升起吊桥,关闭城门,打更的声音传遍城里的每一个角落,古城便安静地睡了。
“小巷”是古城的一道风景,斜坡的青石路被时间踏得光滑圆润,两边的古民居里住着土生土长的老人。年长的婆婆们,穿着传统对襟青布衫,腕上带玉镯或银镯,腰系绣花的围腰,头饰上镶有古玉或玛瑙(大概母亲给他们的嫁妆吧),每到清晨,家家户户都将小炭炉提在门前的小巷边,一边用松树枝升着火,一边开心地聊着天,老爷爷们则休闲地抽着旱烟,或坐或站,惬意地烤着太阳,喝着云南的沱茶。那一番景象,平静而安详。走进小巷,如同走进了一段古朴的历史。
    小巷最美的风景是下着小雨的时节,蒙蒙烟雨中,你恍如走进了杏花春雨中的江南,烟花三月的扬州,微风细雨,淅淅沥沥,一条条细长的水线从青瓦上滴下,宛如一串串晶莹的珠帘。年轻的我曾撑着一把破伞、去体味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 彷徨在悠长,悠长 又寂寞的雨巷 ”,丁香般的姑娘固然没出现,倒是体味出诗意的美妙。
    出城不远便是城河,城河两岸是绿油油的菜地,阡陌交错:有荷塘、麦田、各色菜地错落有致,像一块蜡染的花布,鲜艳美丽。城河水四季长流,清澈见底,是古城孩子们天然的泳池和捉鱼的好地方,河床全是干净的河沙,沙滩上开满了无名小花,如果渴了,你可以随便掬一捧沙窝儿里的清水;城河两岸长着高大的白杨树,河堤上有青花碎瓷镶嵌的革命口号(现在想来是多么奢华的一段河堤,至于是明青花还是元青花,谁知道呢?!)。河堤是人们饭后散步的好地方,无论清晨出还是傍晚,徜徉河提,走在斑驳的树影下,看陇上风吹麦浪,听树梢清风蝉鸣,别有一番景致。
最难忘记的还有瀛洲公园,小巧别致,进门迎接你的是两颗紫薇和月季花台,穿过木制长廊,左边是翠竹,右面是人工湖,湖边垂柳,湖上是驻鹤亭。一座小巧精致的石牌坊不知道在园里矗立了多少年,几对残缺的石狮子躺在空地上,长满了青苔,透着岁月的痕迹。公园的北面是一座老戏楼,戏楼的门和窗上雕有精致的图案,或花卉或人物,栩栩如生。每到过年,瀛洲公园是最热闹的地方,一两角钱的门票,挤得人山人海。那时的人们简单而快乐地生活着。
最有韵味的是会理话,可以说在四川的方言中,会理话是最接近普通话的了:吐字清楚精准,比如:咬(yao)、牛(niu)就连正宗的普通话,估计也没说准确,个别字带有云南味,轻柔得如吴侬软语,连吵架都觉得温柔,对一个连zhi chi shi 和zi ci si都分不清的我来说简直好奇无比。
从此,我变爱上了这座城和这里生活的人们。
而如今,城河上没了白杨,河水也不再清凉,瀛洲园已拆建,菜地与荷塘变成了喧嚣的街道,那些古老美妙的传说也渐渐化成浮云,那座平和安祥的小城在我心目中已渐行渐远......。   
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1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止堪~弄情 2014-10-30 15:00
会理,二十多年的记忆

查看全部评论(1)